吉祥彩票qq客服

2016-11-14 18:25:32

  2016年11月12日,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的日子。

  在北京香山碧云寺,有一处孙中山先生的衣冠冢,这里也曾是孙中山先生1925年病逝后停灵的地方。1929年,孙中山先生遗体安放在南京,香山碧云寺就变成了衣冠冢。

  孙中山先生病逝后,奉系军阀张作霖因与国民党作战连连失败,便欲砸毁停放在碧云寺的孙中山灵柩。幸亏一个人出面奋力保护,并随后将棺椁藏于山洞,才躲过一劫。这个人就是孙中山生前的贴身卫士长谭惠全。

  灵柩移送南京后,谭惠全领着全家人在碧云寺附近住下来。抗战爆发不久,国民政府停发了留守人员的钱款,其他人都走了,谭惠全和家人却留下来,始终守护着衣冠冢,最穷的日子揭不开锅。

  抗战时期,日军最高长官冈村宁次曾来到碧云寺,谭惠全面对明晃晃的刺刀没后退半步。

  就这样,衣冠冢被全好无损地守护下来,谭惠全一守36年,直到去世。他要求,把他葬于离碧云寺最近的万安公墓。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守护孙先生。

  11月8日,深读记者来到谭惠全之子谭志泉家,听民革中央78岁高龄的退休老干部讲述父亲谭惠全和孙中山先生相识与交往的故事。

谭志泉老先生
谭志泉老先生

  贴身卫士谭惠全 曾护送孙中山脱险

  提及父亲谭惠全与孙中山先生的相识与交往过程,谭志泉称,孙中山比他父亲大9岁,当时中山先生在广州行医时,认识了他父亲。

  “父亲祖籍顺德人,他从小就跟随父辈习武,所以武功很高,但为人很低调,待人诚恳。中山先生或许是看上了父亲的这种性格,很快将他发展成第一批同盟会会员,并成为他的贴身卫士。”谭志泉称。

  据有关史料记载,1922年6月15日深夜,陈炯明突然叛变革命,其军队开始对广州总统府和孙中山居住的粤绣楼所在的观音山实施包围。情况万分危急。

  16日凌晨两点,秘书林直勉、参军林树巍、特务队长陆志云三个人来找孙中山,请他赶快撤退。最后在众人的劝说下,孙中山换了衣服,化装成中医成功突围,开始指挥平叛。

  谭志泉称,他父亲谭惠全当时是孙中山的贴身卫士,武功很出色,曾经在卫队里教授武术;而他又是广东当地人,会讲白话,年纪大,身材却很瘦小,这样在外表上又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所以他也冒着枪林弹雨,参与了孙中山脱险的全程护卫,将其安全转移到军舰上。

  “一这段史料上没有我父亲的名字,是因为历史所记载的林直勉等三人当时是军官,而我父亲当时却没有官职。”谭志泉解释说。

  为了表达对谭惠全护卫有功的感激之情,1923年,宋庆龄专门请人为他刻制了一枚印章。印章为铜制,上面是一个狮钮,下面用阴文将“谭惠全”改刻成“谭卫全”。

  1924年1月1日,国民政府举行授勋典礼,孙中山先生下令为抗击陈炯明叛军的卫士颁发奖章。宋庆龄亲自为谭惠全佩戴“讨贼有功”勋章。

  张作霖欲毁孙中山灵柩 谭惠全拜会张学良帮忙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电邀孙中山北上共谋国事。为了国家和平统一,孙中山发表了《北上宣言》。

  11月13日,孙中山抱病北上,由于长途劳累,到达北京时,病情急剧恶化,在生命垂危之际,他还念念不忘中国革命,留下的最后遗言是“和平……奋斗……救中国”。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根据孙中山生前遗愿,国民政府决定在南京紫金山选墓地。但是由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工程浩大,短期不能竣工,国民党治丧委员会决定将灵柩暂厝于北京香山碧云寺。

  “孙中山遗体安葬不久,一场惊心动魄的遗体保卫战就打响了。那时,北京控制在奉系军阀张作霖手中,他在与国民党作战中屡屡败退,恼怒不已。奉系军阀将领张宗昌愚昧无能,竟恬不知耻地称国民党军队之所以屡屡获胜是因为孙中山停灵的地方风水太好,以至于灵魂不散,冥冥中暗助对方。 这一番不着边际的胡话竟说动了张作霖。”谭志泉对记者称。

  紧接着,1927年秋天,张宗昌带着一帮人来到碧云寺金刚塔里面的孙中山灵堂,大吵大闹,扬言要砸碎棺椁。

  为了阻止军阀的野蛮行径,父亲谭惠全不得不只身拜会少帅张学良。张学良素来敬慕孙中山先生,当面怒斥了张宗昌,但碍于父亲面子而无力回天,只得秘电南京方面尽快移灵。

  由于战火不断,交通不便,移灵大事断难成行,大家只好就地想办法。谭惠全等卫士甚至找到了协和医院院长请求帮助,最后无功而返。

  后经秘密协商,大家决定将棺椁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这才逃过了奉系军阀的破坏。

  半年之后,奉军败退,孙中山灵柩终于躲过一劫。1929年,在南京举行奉安大典,孙中山遗体安放在南京,香山碧云寺成了孙中山衣冠冢。

  国民政府拨款断供 谭惠全痴心不改

  据谭志泉介绍,最初在碧云寺守灵的除谭惠全一家人外,还驻守着一些孙中山先生的卫士。

  国民政府在北京西山设置了一个守灵办事处,定期拨些款项,短期守灵还可以,但年纪轻轻谁忍受得了长期孤苦?再加上当时国内形势风云变幻,每个人都在考虑着出路,到了1929年迁灵南京的时候,守灵办事处一大批人趁机离开了。可衣冠冢离不开人看护,谭惠全和极少的几名卫士毅然留下来。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不久北京沦陷。国民政府乱作一团,鞭长莫及,按期拨给留守人员的钱款停止。

  没了经济来源,谭惠全等几名留守者陷入贫困,其他留守人员不堪穷苦,纷纷离去,只有谭惠全痴心不改,与家人一起默默地生活在碧云寺坡下不远处的水泉院。

  “1938年,在全家人穷得揭不开锅时,我却出生了。那时父亲已经六十有余,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哥哥出去买回来点玉米面,煮成一锅稀汤粥,全家人分着吃;父亲则在山上开垦了一小块荒地,种些玉米、蔬菜充饥。只有院子里那眼甘冽清澈、源源不断的清泉我们才可以尽情享用。”谭志泉回忆。

  谭志泉称,其实凭借父亲的名望以及手艺,养家糊口一点问题也没有。因为出生广东的父亲不仅武功高强,还烧得一手地道的广东菜,他的厨艺在亲朋好友中口碑极佳。

  当时,有不少在北京的广东饭馆愿以优厚的报酬请父亲下山,均被婉拒。原因只有一个,“他走了,就没人来守灵了。”

  谭志泉回忆,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力不从心,衣冠冢险遭破坏。当时华北地区日军最高长官冈村宁次曾来到碧云寺,在门口,父亲面对明晃晃的刺刀没后退半步,后经老人据理力争,日本人对衣冠冢也没有再纠缠。

  周总理亲自过问 为谭惠全补发补贴

  无论日子多么艰苦,哪怕家里的物品被变卖,谭惠全却始终珍藏着1912年孙中山先生发给他的黄呢制服,还有宋庆龄曾亲自为他佩戴的平叛奖章,他不仅将这些东西看作文物,更是一种对主人情感的延续。

  1956年11月12日孙中山先生诞辰90周年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的周恩来带领各界代表到香山参谒孙中山先生衣冠冢。

孙中山诞辰90周年,周恩来到北京碧云寺拜谒孙中山衣冠冢,谭惠全穿着黄呢制服,佩戴宋庆龄颁发的讨贼勋章陪同参观
  孙中山诞辰90周年,周恩来到北京碧云寺拜谒孙中山衣冠冢,谭惠全穿着黄呢制服,佩戴宋庆龄颁发的讨贼勋章陪同参观

  已是园林局工作人员身份的谭惠全穿上黄呢制服,佩戴上平叛奖章,周总理一眼就认了出来,立刻发问:“这是不是那个讨贼有功奖章?”谭惠全说 “是”。

  周总理又问,“那你当时是不是还有恩饷?”谭说“有恩饷”……这样一问一答,周总理才得知谭惠全的恩饷后来断了。他当即表示,这个钱人民政府要补发给谭惠全。

  就这样,谭惠全每月除60元工资外,每月还多领60块钱补贴,由此一下子成了园林系统最高的工资。全家人吃穿用度再也不发愁,这笔补贴一直领到谭惠全去世。

  谭志泉面对记者回忆到,当时父亲和周总理走到碧云寺衣冠冢旁的一株古树前,这棵树生了九个枝,被乾隆皇帝封为“九龙柏”。谭惠全说:“这树据说是预兆,树有九个枝,清朝就出了九个皇帝。”周总理说,“不是九个是十个吧?”然后,他开始一个一个数清朝皇帝的名字,数到第十个是宣统。

  周总理笑着说:“第十个皇帝就是被孙中山先生领导人民打倒了的。所以我们今天纪念孙中山。他的事业没有完成,我们后人要继续下去,还要发扬光大。”周总理对谭惠全说:“你是对国父有恩的人。”

  1961年,忠诚的卫士谭惠全病逝,享年88岁。老人家去世前留下遗嘱:把他安葬于离碧云寺最近的万安公墓。这样,他就可以时时陪伴在孙中山衣冠冢旁,继续守护孙先生。

  父亲去世后,虽有园林工人在维护着孙中山衣冠冢,但是谭志泉仍时不时地前去参谒,并且醉心于书画,将碧云寺衣冠冢呈现在画面上,到全国各地去参展,宣扬孙中山“天下为公,博爱包容”的精神。

  记者看到,谭志泉家客厅里的墙上,悬挂着他为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而潜心创作的香山碧云寺水墨画。

谭志泉创作的北京碧云寺孙中山衣冠冢水墨画
谭志泉创作的北京碧云寺孙中山衣冠冢水墨画

  蓝顶红柱的寺庙庭院掩映在苍松翠柏间,城墙下孙中山衣冠冢隐约可见,远处山峦叠嶂,云雾缭绕。此画右边一行“碧云深处忆先哲”的毛笔字寄托着谭志泉对孙中山先生的哀思。

  “父亲36年如一日忠诚守护着孙中山先生的衣冠冢,这深深感染着我。最近民革中央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作为退休老干部,我花了1个多月时间创作了这幅水墨画。”谭志泉对记者说,最近北京宋庆龄故居也约他参加中山先生的纪念活动,他为此正忙碌着。

  (图片由谭志泉提供)

来源:吉祥彩怎么样

上一篇:吉祥彩平台登录 下一篇:聚宝盆返奖统计软件v3.66